装修日记

代表刻之痕第八十章代号的意义中

2020-09-17 13:08:31 来源: 长沙家居网

刻之痕 第八十章:代号的意义(中)

十三年前,帝都。

艾丽莎手提一只布袋,奔跑在白雪皑皑的街道上。亚麻布袋底侧不断渗出暗红色的液体,行人们略带惊恐地移开目光,不去看那不断滴落的血水。

百年战争末期,帝都每天都能接到前线传来的战报。派往前线的骑士全军覆没,拜伦帝国的铁骑占据了沿海地区,贪婪地觊觎着贺露提雅联盟的各个王国。

接连的噩耗已经让帝都人民麻木了,以至于根本没人会去关心小姑娘手中提着的东西是什么或者说,是谁的头颅。

艾丽莎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脸颊上沾染的血污,她急不可耐地冲进一座庄园。

身材矮小的老婆婆正对着一位带兜帽的男人嘱托些什么。见她进来后,男人向艾丽莎恭敬地点头致意后,快步离开。

“老师,这样我能加入刺客公会了吧?”男人走后,艾丽莎将亚麻布袋扔在地上。布袋散开,一个人头滚到一旁。

被艾丽莎唤作老师的老婆婆皱了皱眉,她认得地上的头颅——趁乱着战乱纠集了一干匪徒,多次洗劫运往前线的补给车队,因此有贵族出高价悬赏他的项上人头。

“这个任务是谁告诉你的?”老人看着艾丽莎被鲜血浸湿的轻甲,剑鞘破了一半,露出的骑士剑已经卷了刃,一看便是厮杀所致。

艾丽莎没有回答,倔强地盯着她。

“艾丽莎,我已经说了多少次了,我教你剑术并不是为了让你加入刺客公会!”老人严厉地斥责她:“你总是这么任性,让我该如何面对你父亲的亡灵?”

“我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我”

老人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真是大言不惭,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想战争财的跳梁小丑,你离独当一面还差得远呢!在掌握百风之前,我绝不会同意加入此刻公会!”

说罢,老人冷哼一声。

虽然艾丽莎进步神,但以她此刻的体能,根本不可能一口气完成百余斩击,她这么说,只不过是想打消对方加入刺客公会的念头。

“老师,这可是你说的!”艾丽莎脸上划过一丝窃喜,她已经掌握了斩击,在她看来,只要照这个势头一口气训练下去,不出一个月就能将其完全掌握。生怕对方反悔的艾丽莎还不忘补充道:“一言为定!”

“等一下!”

老人叫姿奋地熊出庄园的艾丽莎,紧皱的眉头稍稍缓和了一些:“用这个吧。”

她解下腰间的细剑,抛向对方。

这柄剑陪伴她走过了三辰争,数不清的领主倒在了它的舰之下。剑刃上雕刻着精细的纹路。她一手创立刺客公会,接收了无数战争中的遗孤,而剑刃上的花纹也逐渐成为了刺客公会的标志。

此刻,她将刺客公会的象征转交给了她最后一个学生,同时也是她唯一活着的学生。

杀戮与死亡,这就是刺客生命的全部,也是她不拒绝艾丽莎加入刺客公会的原因——即使公会里除了她几个元老外,已经很少有人是艾丽莎的对手了。

艾丽莎-舒卡蕾朵。

这是一个让整个帝都人民铭记的名字,她的归宿不是刺客公会,而是教会之中,那个最为神圣的评议会。

圆桌骑士。

脚步声消失后,老人弯下腰,娴熟地人头包裹在被血水浸透的亚麻布袋中。她当然知道圆桌骑士的传承仪式,只有先代的圆桌骑士死亡后,后继者才能顶替空缺的席位。而她也知道,这个席位很快就要空缺出来了。

因为教会告诉她,下一个目标的名字,是格拉海德。

集市上的铁匠铺旁,一个精壮的大汉卖力地敲打着铁毡上的长剑,他的余光看见艾丽莎,颇为无奈地摇了曳。

让一个人十几岁的小姑娘双手沾满鲜血,这就是战争。

但这样的景象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为了弥补前线的空缺,大量未毕业的学生被派往了前线。几乎每天他都能在出的人群中,看见几个熟悉的面孔,作为一个普通的铁匠,他所能做的,只有旧能地让武器锋利一些。

没有人知道学生们能否回来,甚至很少有人关心这一点。在大贵族们眼中,被派往前线的骑士只不过一列列名字与数字,他们唯一需要确认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不在其中。

“把剑放在那吧。”

铁匠头也不回地招呼道。

这已经不是艾丽莎第一次来修剑了,不过他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是怎么把剑刃砍卷的。

“帝格大叔,这次我来是告诉你以后不用再帮我修剑了!”她是来炫耀老师佩剑的!

艾丽莎眯着眼,她天真烂漫的笑容与脸上血污交相辉映,形成了一种异样的美感。帝格被这笑容冲击得愣了一下,下意识挥动的铁锤砸在了自己的大拇指上。

“嗷!”

这个硬汉疼的怪叫一声。

“嚯嚯嚯,帝格,你真是太丢人了!”视察完安全工作后,匆匆赶来的男人不仅没有丝毫关心,反而笑得前仰后合。他抛了抛手中的骰子,不遗余力地蛊惑对方:“既然你手受伤了,就不用工作了,今天让我们赌他个昏天黑地!”

帝格倒吸一口凉气,这个男人简直是吸血鬼,前天他一时不慎,将自己攒了几天的金币输给了对方。

“刚好,就让我的徒弟来作为公证人!”

“谁是你的徒弟啊!”

艾丽莎一狠狠踩了对方一脚,本来笑得前仰后合的男人脸都绿了:“艾丽莎,你太令我伤心了,看来”

<广东华侨房屋在落实政策发还产权后p>男人一顿,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指着艾丽莎腰间的佩剑:“咦?那个吝啬的老太婆竟然肯把佩剑给你!”

艾丽莎挺了挺并不算饱满的胸,得意洋洋地回应道:“这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碰——”

男人背上的巨剑狠狠砸在地上,铁匠铺前顿时出现了一个深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的剑,你也一并拿去吧!”

“谁要你的剑啊!笨蛋实!”

“哦!?你听到了没,帝格,艾丽隐喻的就是秋瑾。革命者忧国忘家莎叫我实了!”男人心花怒放——“帝格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立刻来赌上一把怎么样!”

“帝格大,还是小?”

十三年后,帝都。

影坐扬了扬手中的骰蛊,声音中似乎透出些许醉意。他坐在集市角落的空地上,这一次,他的面前没有铁匠铺,也没有那个挥汗如雨、名为帝格的铁匠。

但他依然面向一尊雕像,茵了骰蛊。

“看好了,这次我可没出老千!”

夜色之下,他的背影孤寂而苍凉。

艾丽莎站在不远处,静静着那个明显喝醉了的背影。影的酒品极差,一喝醉就会闹事,为此他曾经没少被亨利五世训斥。

很少有人知道,影是个很念旧的人。

当她回过神时,已经不知不觉从庄园走到了这里。

“哈哈G大,我赢了帝格,快把金币拿来!”他对着那尊雕像,疯疯癫癫地嚷嚷道。(未完待续。)

[记住址.三五中文]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北京换锁
恩瑞舒?(阿巴西普)类风湿关节炎重磅研究发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