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女鬼修真记第一百二十三章血淋淋的真相营养

2021-01-15 03:20:47 来源: 长沙家居网

女鬼修真记 第一百二十三章、血淋淋的真相

杜沣?

她的丈夫?

桓澈把脸扭开了,不看她。可是苏荃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一声嘲笑。她很不爽:“你笑什么?”

“笑你是个傻瓜。你既然已经认出了秦崧,为什么还会一直觉得杜沣是个凡人?”桓澈的话象一记惊雷一样,轰的一声在苏荃的脑袋上面炸开了。“认出了秦崧?”认出了秦崧?为什么这种话这么怪?她为什么会是认出他?难不成……“他真的是我见过的那个秦崧?不对,我没有见过他。我只见过他的照片而已。”

“可是,他见过你!”桓澈仍然不回头,可嘴里说的话却是每一个字都敲进苏荃的心里:“你以为朱绯色为什么会死?因为你见到他时的表情太讶异。他用某种方法知道了你的思维,知道你也是从那个时空来的,所以他不允许你再活下去。才安排暗修杀了你,并嫁祸在玄天宗的头上。”

“可是……我从那个时空来的又怎么样?我哪里碍着他了么?”苏荃搞不懂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她和秦崧一点纠葛也没有。说是亲戚,却是连正经的会面也没有。阿沣甚至很少提到他,所以她只当他是一个远房亲戚之类的。可……听这个桓澈说的,好象不是。“你……你就不能直接说清楚吗尤其是10月到12月。他同时表示?为什么我也是从那个地方来的会威胁到他?还有……阿沣,他不是凡人?他也是修士?”

这个揣测……其实苏荃不是没有幻想过。可是,爱看修真小说和修士的身份之间好象完全没有因果关系。她没有这样肯定过,甚至在见到秦崧后也没有这样确定过。她只是偶尔寂寞难耐的时候会在心里悄悄的幻想。幻想阿沣也是一个修士,幻想着她就算耗上几百年的时光再回去时,他依然可以活着。她想过的,幻想过的仅此而已。可为何,这个桓澈说出的话好象……隐含着什么秘密?

她等他回复她。可是桓澈那边却是等了好久才张开了嘴:“我问你,你是怎么死的?”

“得癌症死的。”肝癌!发现就是晚期。才三十岁而已!连苏荃自己都觉得她简直是背透了。

可桓澈听了却是冷笑:“那是你在凡人时作出的决断。现在你是修士了。我问你,如果你想控制某个人的思想,让她以为她得了什么样的病。自然死去。可有办法?”

这……苏荃捏紧了拳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阿沣……他不会对她做这种事的。她不相信!

然,桓澈这次却是再无阻隔:“我可以用心魔对你起誓,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杜沣他用幻术控制了你的心神。让你以为自己得了癌症。可事实上你并没有得癌症。当然,你的身体是出了一些异常的情况,但那并不是癌症。而是……”

“是什么?”

“是……是……”桓澈哽了两下,才咬牙说出:“是一种果子!”

“果子?”苏荃不明白,把脸扭到那边的桓澈却是冷笑出来:“对!你还记得杜沣的母亲吗?她从来不曾同意过你们的婚事。可是却在有一天。在杜沣不在家的时候过来看你。”

苏荃记得那件事!当时她很激动,以为是这位母亲终于熬不此时过儿子的意愿,打算接受她了。她虽然不想嫁入什么豪门世家,可是如果能得到阿沣母亲的正式认同,她还是很欢喜的。所以她热情的招待她!虽然阿沣的母亲神色还是冷冷淡淡的,但她带了一蓝水果过来……等等,水果……阿沣是修士,秦崧也是修士,那么:“是不是他母亲也是修士?”

“那是自然。她给你带来的那篮果子都被下了符咒。当你把它们吃掉后,一枚恶果就在你腹内生长。它会吸取你的精元。耗尽你的生命。所以你到医院里拍的那张片子确实是真的。在你肚子里确实长了一个恶瘤。而这个恶果是某种邪术的必用材料!你们原来所在的那个世界,修真资源已近告磬,秦崧要到这里来找至阳真尊,可是不知为何真尊留给他的传送门出了问题。所以他就启用了那种邪术,以某种特殊生辰的人为果肥,催化阴凰果。用它来让他的修为快速晋阶,强行打开传送门!至于你……那种阴凰果虽然吸人精元,却不能生存在死人的躯体之内。所以……必须有人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剖开你的肚子,从你的腹腔内直接取出那枚鲜红的果实!而这个下手。亲自剖开你肚子的人……就是杜沣!”

…………

“不可能!不可能!你说谎!你说谎!”苏荃不相信,她绝对不相信。她尖叫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背对着她的桓澈:“你……你不过是想打击我而已。你不过是想破坏我和阿沣之间的关系而已。你编出这种故事来,让我以为阿沣是坏人。他对不起我,我就会忘记他,改为接受你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会相信的。他不会这么对我的。照你所说,他是修士,他想要那个什么阴凰果。那么直接用幻术控制我吃进去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对了。对了,我们结婚三年后才离的婚。我们……我们……我们离婚……对了!那天,那天他回家后,我告诉他。说妈妈来过了,看了我,还买了水果。他……他当时的脸色,就很奇怪!连着好几天没有回来。半个月后……他回来了,说是他弟弟死了,他必须回去……他……”

苏荃本是想解释什么的,她要解释清楚杜沣不是桓澈说的那样的人。可是,解释来解释去,苏荃却发现:她好象陷入了另外一个怪圈。是的,也许杜沣开始和她结婚是真的,可后来……他明知道那个果子有问题,明知道她已经吃进去后却没有……没有告诉她。甚至,他直接和她离婚……

她一直认为:他和她离婚是因为家族的事业必须有人接手!而他的家里人不肯接受她,才会离婚的。

她没有很伤心!她一直知道这一点,可即使如此,她还是想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年她也愿意。她愿意用一生的岁月去祭奠这份感情。三年的快乐足够她一生回味。她一点也不后悔!哪怕他选择了家族,选择了事业,她也一点不怪他。

这世界上不是只有她和他两个人!她才认识他几年?他的亲友陪伴了他更长的岁月。在他心里,她只要比其他女人更重要就可以了。她从来不曾想过……想过要代替他的父母亲人。

她没有!

所以,她笑着同意,笑着签字,笑着送他离开……

可是……可是……

他可以在回去后再娶别人,再生一堆孩子。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可是……他不可以这么对她!明知她出了什么问题,却一字不提。离开也可以!可是……不可以用幻术控制她,更不可以……

苏荃抱住了自己的肚子,她觉得肚子好疼。疼得她几乎忍受不了!她的眼泪已经流成了小溪,倾巢而出。她的腿再也支持不住,把她摔在了地上。可是……她不信!她就是不信!

对了,就象她说的那样,这一切只是桓澈的一个阴谋而已!苏荃深吸一口气,努力把纷乱的思绪调整回来。告诉自己:她不可以被这么打败!这只是一个精心编排的阴谋!她得想办法破掉这个局才行。或许用幻术控制她的并不是杜沣,而是眼前这个桓澈!他和他那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爹一样!可是这次,他居然在阿沣身上打主意,她就绝对不能容忍!

苏荃振作精神,努力回想每一处可能是漏洞的存在。她不能被这个人编的故事打垮,她需要冷静,冷静!

粗重的喘息声在身后不断地响起,可桓澈的表情却已经无悲无喜。他木楞楞的看着那墙壁上根本认不出的字符,继续开口了:“你也许觉得这是个阴谋。可我问你:在你的记忆里,你生命中最后的时刻是怎么过的?你一个人离开了南京,去了青岛。那里,是你们蜜月旅行的启始点。你买了一艘船,出海。然后把自己和船一起炸上了天,落进大海。是不是?”

这个人……他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

苏荃一字不发,她不要听这个人的胡言乱扯。可桓澈却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又如何会懂她的心意?他继续问:“你可记得你离开南京的具体日期?你坐的是火车?还是飞机?你记不清吧,因为那时你已经是在幻境里。至于去了青岛,买了什么船。在你的印象里又是几天的时间办成的这事?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吧?拿上钱就直接到海边买上一艘船么?你是个律师,你应该知道买船的手续该怎么办?要去哪里,成就自己完美梦想之旅做什么样的登记,交多少税?这些在你的记忆里可有一丝半点?再者,就算你从个不正道的人手里买到了船,你会开么?开船和开汽车可不是一个道理?而且在你印象里的船是只游艇,不是一拉就走的救生船。你开都不会开,如何能把它开到海面上?至于炸药就更好笑了。你从哪里买的?上火车飞机前?还是之后?如果是之前,你怎么过的安检?如果是之后,那么你又如何在青岛那个一个熟人都没有的地方买到那种禁卖品?”

“苏荃啊苏荃!你可曾对你死前的事情真的认真仔细分析过?哪怕在当时你心灰意冷,无以所有。那么在变成朱绯色的时候呢?你可曾想过?在变成赵问瑾后呢?你又是否想过这些事情是否合理?”

“你只是一心一意的惦着他,可是你却连他到底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对他到底做了什么,更是一无所知。苏荃,我问你,事到如今,你还觉得,他是真的爱你么?”(未完待续。)

上海包皮过长哪家好
呼和浩特卵巢炎治疗费用
西安男科医院哪家医院好她比我大好几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