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妖气复苏第章文字游戏营养

2021-01-15 03:21:15 来源: 长沙家居网

妖气复苏 第11章 文字游戏

几道青光连忙跃起,随后几十道身影火速地汇聚在一起,飞速地往后撤离。柳如是知道这是镜悬山退了,千百年来半步都不肯退的镜悬山,在宗主亲至的情况下,被桃谷中人一剑逼退,自始至终没有见得其人面容。

奇但究竟过剩多少河谷里的水流量可能连北京二环护城河都不如耻大辱!

数道血影追了上去,这是厉有隅那边的人,想要乘胜追击,却被脚踏金莲印记的人挡了下来。

镜悬山的人退远了,虽有些狼狈,却没有伤亡太重。

追击已不大可能,邪道人士还是早些化整为零,散去为矿长守规尽责”主题实践活动好。

桃谷汇聚的无数高手很有默契地四散离开,不到三息的时间,便各自遁入林中山外,再无踪迹。

场中之留下须弥山诸位僧人,与连相一行人。

他们想见剑仙。

本来此行并没有求见的打算,但经过剑仙斩叶吟风的这一剑之后,不论是于礼节,还是于利益,两边都要摆低姿态,求见剑仙。

但这究竟有用吗?

三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桃谷里没有任何动静。

又半个时辰过去了,低头行礼求见的两行人仍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既然谷主今日不便,本相便不多叨饶。”连相倒不是沉不住气了,而是觉得此事无望,“盼得他日有幸相见,能有缘一叙。”

说罢,毫不拖泥带水,便径直带人往上京方向去了。

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滋味了?连相觉得偶尔重温这种旧时求人的感觉,倒也有些意思,本以为那上面再也没有精进的可能,如今却又燃起了希望。

须弥山诸僧则是定力功夫极好,丝毫不为之所动,盘坐于莲花之上,大有枯坐在此的意思。

“这几个老秃驴还真挺倔,当真坐在门口就不肯走了。可他们也不想想,谷内那位连叶吟风也斩了,说明就算是须弥山主持来了,也不够资格想见就能见,你说他们在门口等个什么劲儿呢?”

听雨轩雅间屋内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柳如是猛地回头,花容失色,连忙躲到了祝青山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来打量来者。

来人黑色长发披散,眸中猩红满布,身上的血腥味还未散去,显然是方才大战里的邪道人物。

“想知道谷内那位的来历呗,谁不想呢?我也想知道。”祝青山被柳如是的动作逗笑了,她虽是个花魁,却也有凡俗八品,接近第一境界的实力,怎么遇到事了总往自己身后躲。

“要是坐门口就能知道,我肯定现在也去打坐去。”

“哈哈哈哈!”厉有隅大笑,大概谁也猜不到,世上了解剑仙的这位,会是祝青山。一想到那些个自命不凡的人都猜不到是事情自己知道,他就觉得很是快意。

大笑着进门,拉过柳如是方才的椅子坐下,瞥见一侧醉倒的燕寻,厉有隅冲着祝青山微一挑眉,“这是何人?”

“燕北八郡的世子,叫燕寻。”

“可以啊。”厉有隅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转过脸来对柳如是如是说,“去,把他叫起来,问问他,想不想当皇帝。”

柳如是一听,险些哭了出来,她在京中做过几年,最是知道祸从口出。十年前到此出来就是因为得罪了贵人,一听这邪道中人要自己问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立时腿都吓软了。

“好啦,你吓唬她干什么?”祝青山想起谷内的时候,厉有隅总是喜欢说要把六师姐练成鼎炉,那年桃谷六徒最小的才十来岁,排行第六的小丫头本就有些天真,每每都要被他吓得嗷嗷乱叫。她一哭,厉有隅就更来劲了。

“也不能说是吓唬吧,我和上京燕氏不太对付,合作的时候闹了些矛盾,要是他肯去当这个皇帝,那就再好不过了,实在不行,诚王家的那个也凑合。”

祝青山摇了摇头,“你这就是在说笑了,这两个虽然姓燕,但毕竟不是圣上的儿子,我朝皇帝单传几千年了,要他们即位,也就比随便抓个人当皇帝容易一点点而已。再者说了,他如今才第二境,我看啊,你还是指望诚王家那个好。你们也有交情。”

“修为差点怎么了,你帮帮他不就好了。”厉有隅不以为然。

“我帮他,谁帮我啊?”祝青山不是傻子,自己没有实力,却能助他人提升实力,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还有安生日子过吗?

“你真以为自己的绝脉就没法治了?”厉有隅笑吟吟地看着他,“我若无事,也不可能专程来这儿寻你,你看看外面那是谁?”

祝青山不明所以,把头伸出去往下一看,此人短发稍稍不到肩膀,祝青山心头大震,“这是六..”

厉有隅点了点头,“其余几个人都有去处,只有她无家可归。加上她性子太天真了些,师尊便将她送了过来,想请你照顾她,为她指路。”

“你当真觉得,师尊会把她交给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如果你真的无法修炼,师尊为什么要找到你?”厉有隅摇了摇头,“我从来不觉得师尊会浪费时间,依我之见,你破绝脉,就在今天。”

祝青山想了想,没有说话。

半晌,开口道,“你赢了?”

“我没有赢,是他输了。”

“那又有什么分别?”祝青山觉得文字游戏很无聊,“叶吟风被斩了一剑,这一剑说到底其实也伤不了他什么,但却斩动了天下的人心。”

“姓叶的刚刚突破不久,上来就被谷内那位迎面斩了一剑,境界不稳,屁滚尿流地就带着人跑了。”厉有隅咧着嘴笑道,“我觉得他心境怕是要有瑕疵了。”

祝青山觉得也是,早已是无敌于天下的人物,谁能想刚刚突破的时候,会遭遇如此变故?“谷内那位太狠了,连面都不露,叶吟风心里这个坎怕是不好过去。”

“那你的打算成了没?”祝青山又想起叶山南。

“没,但不重要了。叶吟风被斩一剑,比得上镜悬山死十个叶山南。”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厉有隅心情大好。“这是势,谷内的那位其实没有任何的意思,但谁也无法相信,她不是为了我你就明白现如今已经成为互联人尽皆知的口号去斩的叶吟风。”

湖州治疗阳痿医院
南昌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南京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