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女皇撩夫记第十五章断袖营养

2021-01-15 03:20:46 来源: 长沙家居网

女皇撩夫记 第十五章 断袖

花舞轻咳两声道:“有什么特长啊!”

“弹琴,画画,都还行。”

“好吧,弹奏一曲来听听。”

“快,快给少爷弹奏一曲。”花十娘看的出花舞对美人很感兴趣,这心就放下了大半。

很快有人捧上来琴,外面也涌入几个好奇地姑娘,莺莺燕燕地挤了一个房间,菡萏安静地点燃一支香,然后开始弹奏。

从菡萏手指调弦的一刻开始,花舞就敏锐地觉察到,这个琴音很特别。

琴音起,众人屏息,青山绿水,山高水阔,如一副画卷铺开,花舞闭眼,觉得体内的灵气迅速地流转,这分明是可促进修炼的琴音。

花舞并不多想,随慢慢地进入打坐的状态,身体内的灵力循环了一个周天,再一个周天,琴音渐渐停息,花舞觉得浑身的经脉都被滋养了一番,隐隐地似乎有突破的迹象。

随睁开眼拍手道:“不错,不错。”

“那菡萏啊!以后你就是花少爷的人了。”花十娘捏着手帕笑道。

“好啊!我也就不推辞了,菡萏以后就是我的了。”花舞挑眉。

“走,十娘,去把你们的账本,房契都给我送到府上,顺便帮我照顾好菡萏,她是我的了。”花舞吩咐,花十娘乐呵呵地准备着。

花舞甩着袖子准备离开,后面一群莺莺燕燕地声音,“少爷,你看我如何?”

“少爷,我的琴艺也不错。”

“少爷,我还会唱小曲呢?”

花舞没回头,嘴角抽了抽,穿男装来逛妓院到底是不是错了......

......

接下来的几天,花舞觉得自己还是闭关修炼较好,至于生意上的琐事,让花离去烦心好了。

这个大陆显然是需要修为强大,才能更好的存活,想着那天那么多人膜拜那个面具男,膜拜的可不就是实力吗?

花火和花燃都很乖,这几天不是在藏书楼读书,就是在室内修炼,基本上城主府的藏书已经被太史送过来差不多了。

她在梦春楼听菡萏的琴音时,就知道自己快要晋升了,这次安静地吸收灵力,时候刚好,窗外青光乍现,刚好是一天中灵气最纯净的时刻,一缕缕灵力争先恐后地涌入她的丹田。

“噗!”细微的声音在空气里绽开,升级了,炼气四阶!

花舞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花燃和花火跑了进来,“不公平啊!你才能修炼几天,你这就到四阶了,你!你!莫不是妖怪!”花燃叉着腰站在花舞面前。

花火也张大嘴看着花舞道:“小舞儿,你是挺厉害的,我俩在这里折腾多少天了,每天看书修炼的,都没你这样,你不今天才来看书吗?怎么就晋级了!”

花火说着,扑过来拿花舞放在边上的书:“咦,这本书我看过啊,没啥稀奇的,不就是个修炼基本功嘛?”

花燃一把抢了书去,“是没啥稀奇的书,诡异啊!”花燃嘀咕道。

“好了,没啥好羡慕,我本来就很厉害嘛。”花舞挑眉看了看花火和花燃。

花燃和花火闻言,一起扑了上去。

“你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脸皮厚了。”三个人嘻嘻哈哈地闹成一团,就差没从藏书楼的顶层滚下去。

花离寻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副景象,他不禁摇摇头,她们仨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乐呵了。

“小舞,看看你们三个,我说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

听到花离的声音,三个人停下来,花燃率先跑了下来,“啊!哥,你带着个美女回来吗?”花燃好奇地大叫,花火和花舞也看到了花离身后的菡萏。

逆光中,菡萏穿着一水绿色底纹的衣裙,肤色莹白,黑发如墨,高耸的发髻上只插了一根木簪,素净淡雅,怀里抱着一把琴站在门口,清雅素净,和那日在梦春楼看又是一番韵味。

花舞虽然惊讶,却又了然,她和花离说过,菡萏的琴音有助于她修炼,估计是花离外出,故意带回来的吧。

“少爷好!”菡萏过来屈膝给花舞行礼。

花舞此刻并没有穿男装,只是一件简单地月白色衣裙。

头发倒是高高地扎着个马尾在后面,在偌大的花府内,并没有一个丫鬟,故而这种梳洗打扮的事,都只能自己亲力亲为。

她又不会梳女子的各种发式,只能这样了,故而此刻在菡萏眼里,花舞还是个少爷。

“哈哈。”花燃爆笑:“美人,你叫她啥。”

花舞瞪了花燃一眼:“走,菡萏,跟我走。”花舞迈步走出藏书楼,菡萏低声应了声是,跟着花舞走了出去。

“哥,哥,花离哥,这小美人是谁啊!难道不是你带来的吗?怎么叫花舞少爷,还过一拆迁户“不劳而获”的巨额资产段就会收录了;当你的站被百度惩罚时和花舞走了?这个,这个,花舞会不会是个断袖。”花燃说完捂住嘴巴。

花火抬手敲了她脑门一记:“胡说什么?”

花离悠悠地看着远去的两道身影道:“是不是该给你们找几个侍女?爱美福利966you《七杀》衣橱系统惊艳开启头发都不会弄了吗?”

花火噗嗤一笑:“花离,赶紧去买两个小丫头来,我看小舞儿不仅不会盘发,衣服都不大会穿了。”

花离瞅了瞅她们刚才因为打闹,弄的乱糟糟地发髻道:“你们俩好像也不咋样,我多买几个丫头来。”说完也不停留,走了出去。

花离在心底叹息,不管怎么样,之前的花家都是成群的奴仆,穿衣梳洗这种事,哪里需要这三位小姐亲自动手呢!

“我们去看看,那丫头带着小美人去干嘛了。”花燃两眼发出亮光地看着花火。

“你没看到小舞已经升级了啊!抓紧去修炼,保不准这形势说变天就变天,我们可不能指望每次都有人来搭救我们。”

花火的话顿时让花燃气馁,是的,这几天拼命修炼,就是对这段时间的事有了警惕,之前,这些年在花家过惯了舒服的日子,早就忘了年少时,整日奔波的辛苦,故而对于修炼这事,总是早一天晚一天的。

再加上,本来的花舞本是个没有灵力的人,相比之下,倒是觉得自己有点修为就可以,现在看来都是错误的想法。

世事多变化,谁能护住谁一生,只有自己强大才行。

“花火,你说父亲还会回来吗?”花燃坐在窗口看着窗外的木兰花。

“别想那么多,父亲回来,也不能护住你一辈子。”花火说着盘腿坐下,藏书楼的顶楼铺着舒适的毛毡毯,就是给看书疲惫,或者修炼的人准备的。

花火也知道,此刻是一天最好的修炼时,故而快速进入修炼状态。

她闭上眼睛听到花燃小声道:“我只是想着,如果父亲在,他至少可以指导我们修炼。”

她理解花燃的小心思,但是,花少重踪迹全无,也是期待不到的人。

拉萨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小儿脐贴治疗肚子疼的效果如何
昭通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本文标签: